中国企业将卖给法国的口罩转手卖给美国?假消息!


结果显示,第2、4、6、8天,在所有6只雪貂的洗鼻液中均发现病毒RNA。在一些直肠拭子中也发现了病毒RNA,但拷贝数数明显低于鼻洗液。所有雪貂的鼻洗液中均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没有一只雪貂的直肠拭子中发现传染性病毒。

当地时间3月31日,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一篇论文,“Susceptibility of ferrets, cats, dogs, and different domestic animals to SARS-coronavirus-2 ”。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流感基础与防控研究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陈化兰,以及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步志高。

值得注意的是,猫和狗与人类有密切接触,因此研究团队认为,除了雪貂这样的实验室动物,了解常伴人类生活的家养动物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对于COVID-19的控制很重要。

研究团队强调,对猫新冠病毒的监测应被视为消除目前COVID-19流行的一种辅助手段。他们认为,这项研究为新冠病毒的动物宿主和疫情的动物管理提供了重要的见解。

在这些猫的病毒RNA阳性的鼻骨、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在病毒RNA阳性的小肠中没有发现传染性病毒。

为此,专家指出,病毒在上呼吸道的活跃复制表明,早期防控对遏制新冠疫情蔓延十分重要,但同时也表明控制前景光明。

该研究不仅揭示了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的多处不同,还发现新冠病毒的脱落高峰发生在早期的上呼吸道感染时,这表明病毒携带者在出现轻微症状或几乎无明显症状时,可能最具传染性。

新冠病毒在雪貂消化道的复制。接种F13-E(A)和CTan-H(B)的雪貂直肠拭子中的病毒RNA。接种F13-E(C)和CTan-H(D)的雪貂直肠拭子中的病毒滴度。

研究结果表明,所有4只雪貂的鼻甲、软腭、扁桃体中均检测到病毒RNA和传染性病毒,但在其他检测组织中均未看到。

研究团队首先研究了新冠病毒在猫体内的复制。5只8个月大的亚成年家猫(远交系)经鼻内接种了105pfu的CTan-H,其中2只猫计划在第6天实施安乐死,以评估其器官中的病毒复制情况。3只猫被放在隔离器内的单独笼子里。为了监测呼吸道飞沫的传播,分别有一只未受感染的猫被放在与每只接种病毒的猫相邻的笼子里。